村镇银行渐成规模

  村镇银行,是指为专门当地农户或企业提供服务的银行机构。区别于一般商业银行的分支机构,村镇银行属一级法人机构。根据银监会的规定,目前其贷款额度不超过500万。

  从2006年起,中国银监会提出“鼓励各类资本到农村地区新设主要为当地农户提供金融服务的村镇银行”后,村镇银行开始出现,前期发展速度相对缓慢。截至2009年末,全国仅有148家村镇银行开业。

  2011年7月,银监会收回浙江省银监局对村镇银行设立的核准权,村镇银行的主发起行、设立地点、数量均收归银监会。可见银监会规模化设立村镇银行,促进农村金融发展之希望。

  2011年以来村镇银行得到较快发展,截至2014年9月,全国村镇银行数量已经达到1100多家。

  浙江省社会科学院农村金融研究专家沙虎居向中新网记者表示,目前,农村金融仍是整个金融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金融服务覆盖率较低,人均拥有网点等供不应求的现象突出。同时,村镇银行作为一个新兴产业,行业特点、行业竞争状况,用户特点等方面的信息获取难度较大。盈利能力较弱,银行设立意愿也不够强。

  “但在市场方面,目前村镇银行数量增长率较高,市场需求大,产品、服务策略等有很大提升价值。再加上政策对农村金融的支持越来越大,政策和市场需求的双重条件下,村镇银行市场发展潜力很大。”沙虎居指出。

  浙江庆元泰隆村镇银行李哲向中新网记者表示,村镇银行设立的初衷在于改善“三农”的金融服务,“三农”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依然比较突出,普惠金融任重道远,尤其是对中低端农户的服务。

  “庆元泰隆村镇银行于2011年1月,主发起行为泰隆银行。几年来,庆元村行在政府和监管部门的引领下,始终坚持"支农支小"的市场定位,服务深入社区、深入农村,并已在社区和农村先后设立3家支行,为更好地"支农支小",我们还会将服务进一步下沉,包括设立机构等。”李哲说到。

  截至2014年9月末,浙江庆元泰隆村镇银行存款余额47709万元,贷款余额54960万元,涉农贷款占比94.85%,户均贷款24.81万元,余额市场占比为7.78%。不良贷款为0。

  作为农村金融改革的先行地,浙江农村经济相对发达,但是农村金融的普惠程度也需进一步提升,而市场需求的力度,让村镇银行发展潜力巨大。

  根据浙江银监局向中新网记者提供的数据,浙江省已基本实现村镇银行县(市、区)全覆盖。目前除舟山嵊泗外已实现村镇银行县域全覆盖。截至10月末,全省(含宁波)已开业村镇银行69家、另有3家已获批筹建、1家正在筹备;9月末已开业村镇银行各项贷款余额522亿元,其中91.28%为涉农贷款。

  村镇银行发展陷尴尬 存压力

  据记者了解,传统为“三农”服务的多为农信社,农信社的业务范围虽是在农村地区,但具有合作性质,受政府干预大,具有较强的政策性,现在农信社改革也备受关注,很多地区农信改为农商行,发展趋于市场化。

  村镇银行与农信社的最大区别在于产权结构和内部控制,村镇银行是股份制而非合作制,内部实行企业管理制度,扁平化治理。

  专家认为,先前在新兴机构设立以前,农信社在农村具有较强的垄断性,随着村镇银行进入这一市场,农村金融的市场化将得到改善。

  村镇银行发展虽近年来发展速度快,践行其普惠金融的使命。但在现实发展中,村镇银行因为其自身属性、监管严格及市场环境影响等,其发展也遭遇尴尬。

  据记者了解,在浙江金华、丽水等地农村金融改革力度较大,村镇银行布局较为广,且较为深入村镇及山区;但在浙北地区,多数村镇银行的设立在城乡结合部或是发达的镇上,深入腹地真正进入农村,还是较为少见。

  村镇银行的结算渠道一般为传统的存贷款业务、同城票据交换和大小额支付业务及通存通兑业务,信用卡、电子银行、本票业务等未开办,也无自助存、取款业务,与人民银行构建现代支付体系要求存在较大差距。

  同时,业务的狭窄性流失了一部分客户,且与其他商业银行相比除了低2%左右的利率,优势少;但尴尬的是,若村镇银行业务扩展,就又沦为一般商业银行网点,以利润最大化为目的,从而一定程度上偏离其”支农支小“服务农村的初衷。

  就余杭德商村镇银行来说,就记者计算,在其附近的一个物流中心,一公里内,有13家商业银行的网点驻足。

  庆元泰隆村镇银行沈从玉向中新网记者表示,现阶段泰隆村镇银行银行卡业务、网上银行业务还在积极争取中,理财业务、本票业务、汇票业务还没开办,为此网点金融服务功能依然比较单一,离现代商业银行金融服务功能差距较远。现在开办银行卡业务、网上银行业务、本票业务尤为迫切。

  沈从玉同时也指出,村镇银行新业务开办都需独立申请,在积极争取监管部门支持的同时,银行也积极借鉴主发起行商业模式,结合庆元的经济特点,推出特色支农业务。结合客户对象群体的特殊性,对农民生产经营贷款、消费贷款及小微企业贷款进行创新,尽可能满足农户需求。

  浙江大学农村经济研究专家徐旭初向中新网记者表示,村镇银行贷款以信用贷款为主,农民法律意识不强,易产生道德风险,在农业政策性保险缺失的情况下,银行经营有风险;但同时,“三农”本就是弱势群体,银行若"嫌贫爱富"就无法真正实现普惠金融,村镇银行的设立也无意义。风险控制任重道远。

  “地方政府支持其发展的同时必须防止其过度干预,努力建设良好的金融信用环境,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村镇银行的未来发展可以乐观看待,数量将会持续增长,特别是农业发达地区、微小企业发展活跃地区。”徐旭初说到。